野史轶闻>美人志>正文

中国历史上最完美的女人:班婕妤

2014-12-11 21:44:15来源:网络
导读:团扇又称绢宫扇、合欢扇,本是西汉时期嫔妃仕女的饰品。然而在以后历代,团扇几乎成为红颜薄命、佳人失爱的象征。唐代诗人王建有词曰:“团扇,团扇,美人并来遮面。玉颜憔悴三年,谁复商量管弦?弦管,弦管,春草昭阳路断。”至于团扇怎么与凄楚悲凉的人生境遇有了关联,这大概要从汉宫才女班婕妤说起。

班婕妤

  《汉书·外戚传》说,班婕妤,左曹越骑校尉班况的女儿,为班固、班超和班昭的姑祖母。汉成帝刘骜的妃子,善诗赋,有美德。初为少使,立为婕妤。班婕妤出身功勋之家,其父班况在汉武帝时抗击匈奴,驰骋疆场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而她自己自幼聪明伶俐,秀色可餐,工于诗赋,文才出众,入宫后,深得汉成帝喜爱,一时宠冠后宫。汉成帝为班婕妤的美艳及风韵所吸引,又惊叹于班婕妤的文学才华,天天同她形影不离。班固在《汉书·外戚传》里写她姑祖母班婕妤“有男,数月失之”,看来是不慎流产了。即使如此,汉成帝对她仍宠幸有加,无人可比。

  班婕妤的文学造诣极高,尤其熟悉史事,常常引经据典、出口成章、妙手成文,她经常开导汉成帝内心的积郁,使汉成帝既开心,又长见识;班婕妤还擅长音律,既写词又谱曲,她的词曲有感而发,常使汉成帝在丝竹声中,进入忘我的境界。对汉成帝而言,班婕妤不只是她的侍妾,也是他的良师益友。

  班婕妤的贤德在后宫中也是有口皆碑。当时汉成帝曾为她专门造了一辆黄金大辇,绫罗为帷幕,锦褥为坐垫,以供出游时乘坐。却被班婕妤婉言拒绝了。她对汉成帝说:“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,夏、商、周三代末主乃有嬖女。”她不是反驳他,而是开导他。汉成帝虽悻然不乐,但却认为她言之有理。一时间,世上都传言她贤能有德,王太后更是称赞她:“古有樊姬,今有班婕妤。”

上一页12345下一页
提示:支持键盘“← →”键翻页

相关阅读